[乐夏]新东方留学培训机构销售金牌代理

萌惨了,最后怜爱太师傅的胃30s

六根清净:

混个更,36发过的词汇脑洞和乱七八糟零零碎碎没时间写的梗,很想看文,我又自己懒得写,有人瞧得上取用请随意,梗这种东西就像食谱,有人步骤一致做出了美味我吃得可开心啦。恶搞为主,间或小虐。一点谢和沈CP。

感慨,刚通关时的脑洞的确蛮有趣的(笑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abash(迷惑)

为什么乐无异头上的呆毛不受重力作用?


abate(缓和)

乐无异回到长安,和皇帝的冷战停止。


abhor(痛恨)

皇帝的传送术再修炼二十年,才能从长安瞬移到西域。


accompany(陪伴)

流月城之战。“乐兄,算我一个。”

争帝王之位。“夷则,只管开口。”


accomplice(帮凶)

王师回朝后,偃师站在被屠的城前。


acquiesce(默许)

玉门关外,再无皇帝的暗探。


adherent(追随者)

那个人从来都不是,皇帝想。


adjust(调整)

乐无异不再用偃甲阻拦住朝廷来送礼的大臣。


annul(废止)

大偃师过世后,皇帝再不下棋。


blench(畏缩)

“乐兄,朕对你……罢了。”


blessed(恩赐)

皇帝枕在褐发青年的臂弯里沉沉睡去。


blueprint(蓝图)

“乐兄,有生之年,在下必倾己力,换得海晏河清,四海靖平。”


blunder(大错)

帝王心术,机关算尽,伤寒了最想保护的那个人。


boundary(边界)

乐无异梦到过很多地方的夏夷则,除了长安宫殿里的。


bout(回合)

这局棋一直下到天亮。


brawl(争吵)

“夷则,这不是你愿意做的事。”

“在下已无法回头,乐兄,请。”


brazen(厚颜无耻)

“夷则,别搂我腰了。”


callous(冷酷)

“乐兄,你帮不了在下,恕不奉陪。”


camouflage(伪装)

“夷则,你说我帮不了你,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去赴鸿门宴吗。”


candid(坦率)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两人同时开口。


capitulate(投降)

“都说了是我揍你,谁允许你还手的?”

“……在下知错。”


capricious(任性)

老臣1:“皇上竟然把捐毒遗址全赏给定国公之子。”

老臣2:“还每年送二十车连金泥、一百车珍贵木材不计其数。”


captious(挑刺)

“夷则,我总觉得这个偃甲鲲鹏不像馋鸡。”

“因为它不必吃东西。”


captivate(征服)

破天荒头一次,皇帝宣布早朝推迟一个时辰。


carnal(肉体的)

里面非常紧。


caustic(尖刻)

“你的道和我没有交点,当一个好皇帝也不需要感情。”

“李焱,你把夏夷则还给我。”


chilly(寒冷)

皇帝穿上最保暖的衣物,身上带着加热的法器。

他弯下腰,把花束放在墓前,嘴唇冷得青紫。


daring(大胆)

乐无异揪着鱼尾,想要把夏夷则从水里拔起来。


daunt(吓住)

定国公之子偃术大成,襄助王师,自战场侧翼伏击敌军。

“谁准你去的!”皇帝摔了战报。


daze(发呆)

“小叶子,你居然连三条猪腿都没看见,忙活什么呢?”

“仙女妹妹别闹我,这个暖手偃甲马上做好了。”

很多年后,皇帝盯着那个偃甲,发呆了很久。


deadly(致死)

“我运气很好,都分给你。哪怕老天爷收了我去,也……”

至今活着的皇帝在梦里,举起龙泉宝剑,恨不得刺进老天爷的心脏。

“傻子,发什么誓,真的应验了,你知道吗!”


deception(骗局)

“夷则,你是违心才做的吧。”

“在下一番阳谋,终成今日之局,何来违心。”


decency(风雅)

“夷则,你这模样真让人不习惯,像个闲散王爷。”

“金石相契,流觞曲水,也算别有滋味。”


deciduous(落叶)

“从前,阿阮叫你‘小叶子’……呵……”

皇帝张开了手掌,一把碎叶飞向天空,满目天涯。


deferential(恭敬的)

偃师叩拜:“吾皇万岁万万岁。”

九五之尊良久无言,直到九重宫阙深掩,也没有再念一声乐兄。


definite(确定)

“他再怎么不肯,我都要回去帮他的。”

偃师拧着偃甲的螺栓,歪头对馋鸡说。


deform(变形)

静水湖的幻术失效后,露出的古旧木宅已腐烂蛀虫。

就连前朝皇帝在湖边雕刻的偃师石像,也已风化。


earnest(认真)

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。

皇帝认真地履行完后两样,发现很久以前就失去了家。


eclectic(不拘一格)

偃师穿着团子装或者浴衣去打太师傅。

反正一样都能赢。


elapse(时间流逝)

风流侠少逸尘子在侠义榜上销声匿迹。


elusive(难以琢磨)

“夷则,大婚之夜,你来我这里干嘛。”


embrace(拥抱)

“你终于回来了。”

老眼昏花的皇帝张开双手,怀中只有虚空。


encounter(遭遇)

“可恶……”

“软妹妹,快把他拉起来,伤脑筋,为什么这家伙每次遇到怪都要冲近身,而且把仇恨值全拉走啊?”

“小叶子,他好像把怪对你的伤害都挡掉了。”


entreat(恳求)

“乐兄以后,还是别趟这浑水了。算在下,恳求你。”

“莫非是夷则嫌弃我没用?”

非也,三皇子在心里说,因为你是我的弱点。


equivocal(模棱两可)

“在下何德何能,得乐兄舍命相护。”

“那什么……牡丹花下死,啊不对不对,为兄弟两肋插刀。”


estrange(疏远)

皇帝赏赐给定国公府的东西越来越多。

偃师乐无异送进宫的便民偃甲器具络绎不绝。

然而终其一生,他们再不曾相见。

二十年,帝薨,消息传至西域,大偃师终夜无眠。


fawn(讨好)

“夷则,我不走了。”


fickle(薄情)

“哈哈,逸尘子,负心薄情,花心萝卜!”

“乐兄请勿再提此事。否则在下只有……”

“只好什么?侠义榜上都叫风流侠少,还有姑娘追着要嫁你——唔——”

太华少侠只有把这张嘴堵起来。


flaunt(炫耀)

百姓1:当今天子是个好皇帝。

百姓2:难得遇到的明君啊,愿老天爷保佑。

偃师把这些话录进传音石后,又补了句:他是我的。

就算无人听得见,也要炫耀。


flush(红晕)

乐无异情不自禁地伸手拂去长发青年发梢上的叶屑,手指呆呆地划过他脸颊。


forlorn(惆)

皇帝知道,逃避这段感情的,不只他一个。


furious(狂怒)

帝都血夜后,偃师从此连动手指都困难,更不用说造偃甲。

皇帝冒天下之大不韪,对两位皇兄处以剐刑。


futile(徒劳)

“弟弟,你费如此多时间,造这些根本没用的偃甲花,是要干嘛?”

“夷则怕冷,这样等到冬天,他的房间就不会单调。”

“可是你那个朋友,早就……”

三皇子并未在争储之战中胜出。 


gadget(小工具)

偃甲小爪子默默地把散落一地的衣服分类叠好。

偃甲盆开始自动清洗。

偃甲支架把衣服甩上去,水珠汇成涓涓溪流。

皇帝拥着怀中温暖的身躯沉沉睡去,一边想,这殿里伺候的宫人可以裁了,开源节流。


gallop(驰骋)

“夷则,我其实在西域练了许久的骑术。”

“那乐兄为何还会坠马?”

“因为……那马是偃甲做的。”

于是偃师理直气壮地跳上皇帝的马背。


garb(外披)

皇帝有一件外披,是北疆寒地的紫貂裘毛所制。十分保暖、皇帝穿的次数最多。

后来外披失踪了。

百年后,盗墓贼无意掘进大偃师乐无异墓中。

机关发动的前一秒,盗墓贼依稀看见:

腐烂的皮草残渣。


garrulous(贫嘴)

掰开心声来说:

“我就要叫你夷则,怎么着了吧?名字就是给人叫的,非得装模作样,累不累呐。”

“乐兄可曾想过,此种唐突亲近,会令人不快吗?”

“我爹说过,有种人刻意跟人保持距离,其实心里最空虚寂寞冷了。对付这种人,就要趁热打铁浑水摸鱼趁火打劫……”

“劫什么?”

“劫——没,没什么。”


generous(大方)

“夷则,你说登云第大部分都贡给御用,那有没有发给你啊?”

“每年倒不曾短缺衣物份例,在下记得登云第也在单中。”

“闻人,你听到没有,不止我一个人有,以后就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了。”

“但在下其实并不曾穿过。”

“啊?为什么?”

“当初受宫人照拂,次品俱赏给下人了。”

闻人羽:(⊙_⊙?)→{{{(>_<)}}}→⊙口⊙#


glamor(魅力)

话本章节1:“话说那乐大偃师,不光会偃术,还把西域城邦管理得井井有条,周济穷苦,造福百姓。而大偃师本人文武双全,亲切随和,更有野史传闻,乐大师杂通诸学,能歌善舞,棋艺不凡,做得了首饰,造得了大船,烧菜也是一等一的好吃,此等奇男子,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。”

话本章节2:“话说那前朝宣和皇帝,不仅是一代贤君明主,年轻时更在太华山修炼术法,行走江湖间留下诸多侠义之举,据传宣和皇帝年轻时俊美风流,绣口锦心,取次花丛中过,却片叶不沾身。此等丈夫,简直是百年难得一遇啊。”

话本章节3:“话说那乐大偃师,和宣和皇帝,是少年时过命的交情,乐大师千里拔剑酬知己,救宣和皇帝于水火之中,事成后不受任何封赏,飘然而去。宣和皇帝将文心阁里的亭子命名为“思弈”,来纪念与乐大师少年交游、棋坪对弈的时光,也有人说,乐大师俗名里,有个字与“弈”同音。此为宣和皇帝怀人所致。今人津津乐道其肝胆情义,悠然神往,然斯人已矣,阁中帝子亦不再。


glum(悲)

宣和皇帝看着案牍上的砚台,氤氲出他松弛的眼角,干枯的脸庞。没有笑容的嘴角显得刀刻般的涩硬。保持着帝王的姿态慢慢苍老,不过是时间而已。

他伏案沉沉睡去,案牍的一角从他身下漏出来的御笔琐记,写着“纪山棋坪,共倒樽前……”

他在梦里张开双臂,眉宇间满是少年的新鲜柔和。

“我叫乐无异,居职还私两者无异的那个无异。”

曾经沧海罢。


gossip(八卦)

“逸尘子师弟,你又救了四回江南头牌花魁了。”

“逸尘子师弟,你又拒绝了五个公主了。”

“逸尘子师弟,你又被六个女侠表白了。”

夏夷则看着堆得越来越高的书,扶额道:“师姐这回又新写了什么?”

“师姐我已经痛改前非,不写你和红颜知己的感情纠葛了。”

新书名:《会有偃师替我爱锦鲤王子》


goad(鞭策)

“异儿啊,你无意仕途,也总该多读点书,听说三皇子殿下六岁就能吟诗作赋……”

“异儿啊,你不喜武道,也总该学些防身之术,听说三皇子殿下上太华山修行,小小年纪术法颇高。”

“异儿啊,你不喜经商,也该结交些朋友,听说三皇子殿下光风霁月,在江湖绿林好汉间颇有侠名。”

“异儿啊……”

“爹,别夸了,我跟他在一起了。”


《说人话》

夏夷则:此锦鲤金鳞向日,光滑如许,倘若灼之烈火,烹之烧油,魂散魄飞,于仁心不忍,已所汲汲不欲,莫若还道于江海,恣睢于平生,岂不畅心乐事。

乐无异:说人话!

夏夷则:放开那条鱼!


《论错误的教育方式》

夏夷则当皇帝那天,乐无异来觐见。

乐无异:夷则,我恨你。

夏夷则很伤心。

乐无异看夏夷则的表情,心里OOS:奇怪,太师傅教的告白方法,怎么不管用呢?


《打破定势思维》

夏夷则:海的女儿不一定是小美人鱼,也有可能是奴奴。

乐无异:脸上有虎斑的不一定是花喵,也有可能是禺期。


《厨艺》

乐无异:谢伯伯,你为什么那么喜欢做菜?

谢衣:为师毕生所求,惟愿回护一人一城……自然要回护好他的胃。

乐无异晚上跟夏夷则讨论此事。

夏夷则:谢衣前辈也是一片痴心,明白要得到一个人,就要先得到他的胃的道理。

乐无异(一拍大腿):原来如此!我太师傅远在天外,既然得不到,还不如毁了!给师傅点赞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为了点个题,大家不来一发新东方的红绿皮书词汇表吗?只要998,考试全靠它(玩笑而已万勿当真)。

评论
热度(97)

© 徴蕤冰 | Powered by LOFTER